当前位置: 主页 > 财神报玄机 >

西班牙、葡萄牙丧失海上霸权对世界的影响

时间:2019-09-06 01:06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权力和军事力量本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在现实主义理论中,权力通常被定义为控制或影响他人的能力,或者是对他人产生预期效果的能力。而军事力量则是国家必备而具体的物质性强制力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权力和军事力量本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在现实主义理论中,权力通常被定义为控制或影响他人的能力,或者是“对他人产生预期效果的能力”。而军事力量则是国家必备而具体的物质性强制力量,属于构成权力组成的资源要素或潜在权力。二者之所以联系在一起,主要是由于权力尽管易于体验却难以定义或衡量。而构成权力组成的资源相对来说比较具体和容易衡量,于是通过枚举权力得以行使与运用的基础性资源来衡量国家所拥有权力的大小就成了度量权力的惯常做法。尽管权力的资源种类繁多,但在现实主义看来,军事力量确是最重要的权力资源。德国军事家克劳塞维茨曾言到:“战争不过是政治的另一种手段的继续”,此话道明了这样一个事实,即:在军事力量使用背后必然存在着政治的目的和功能,也可以说是政治权力的存在。因此,军事力量也就成为了权力的关键性构成因素和基础。

  现实主义者对于军事力量在国际政治权力中的重要作用,多给予肯定和推崇。爱德华?卡尔明确指出了军事力量的权力意义。他说, “军事力量具有极其重大意义的缘由,是基于战争是国际关系中权力的最终手段这一原因”。“(由于)潜在战争是国际政治中的主导性因素,军事力量也就因之成为公认的政治价值标准”。 肯尼斯?沃尔兹也持同样见解:武力是政治领域的终极手段。而在国际政治领域,武力不仅是终极手段,而且是首选和常用手段。米尔斯海默直接将权力等同于军事力量。他认为:“在国际政治中,一国的有效权力是指它的军事力量所能发挥的最大作用,以及与对手的军事实力对比的情况”。他自己也坦言:“我主要从军事角度来定义权力,因为进攻性现实主义把这种力量看成国际政治的最后手段”。

  上述关于军事力量权力属性的诠释,实际上包含着了这样一种认知:作为潜在权力的军事力量可以直接转化为实际权力。因此,权力明显具有的军事力量特征使得“国际政治权力= 国力= 军事力量的公式长期以来一直占据着主导地位”。

  军事力量除了具有权力属性外,其还被赋予了安全属性。因为,所有现实主义理论流派都建立在一个最基本的命题上:国际体系处于无政府状态中。无政府状态是与暴力的发生联系在一起的,由于不存在任何对国家之间使用或威胁使用武力进行阻遏的超国家权威,自助便成为无政府状态下(国家)的必然行为准则。因为,世界的现实生活使人们必须承认,国家对自己的防卫最后还得靠自身的实力。这样,安全就成了国际体系中的稀缺资源,军事力量便成为国家现实自我保护的关键力量。基于世界始终存在安全竞争和战争危险这一事实,军事力量对于国家的安全考量也始终具有现实性和必要性,没有哪个国家敢于放弃军事安全方面的考虑。但是国家对安全的追求并非能通过对自身的内省而获取,而只能通过与其邻国相比才能获得。为了安全和自保,国家要求自身发展得比邻国更为强大,以邻国的相对衰弱为代价来扩大自身的权势。因为对国家力量大小的衡量绝不是基于对自身发展的纵向比较,而是与邻国的力量进行同时代横向相比较的结果。正如卡尔所言,一个国家进行最重大战争的目的诚然是为了加强自身的军事实力,不过,在更多的情况下,是为了防止另外一个国家加强军事实力。依上述观点推断,崛起成为国际体系中拥有超强军力的强权势必成为国家确保自身安全的不二法门,或者说,成为体系中的最强大国家将是一个国家获取安全的最有效手段。

  从上文关于军事力量与权力和安全的关系的探讨来看,对军事力量的追求是国家对安全和权力最大化追求的必然结果,国家的安全程度和权力大小在军事力量的层面上获得了统一,军事力量也因此成为大国崛起的核心构成和象征。其实,在英文中,大国和权力是同一个单词(Power),大国必须是军事强国似乎不言自明。从历史上看,崛起的世界大国无一例外都拥有强大的军事力量。16 世纪在欧洲王朝竞争中崛起的西班牙,不论是陆军,还是海军,都是欧洲一流,西班牙步兵团是欧洲战斗力最强的部队。而由大型战舰组成的“无敌舰队”却雄霸海上,保证了西班牙海上交通的顺畅。17世纪崛起的荷兰,通过其所拥有的欧洲最为庞大的舰队,确保了其“海上马车夫”的地位。路易十四时期法国的崛起和强盛也是建立在其一向在规模上雄踞欧洲之首的军事力量基础之上的。拿破仑统治时期的法国更是通过其缔造的强大军队征服欧洲大陆,而跃居欧洲第一强国的。而对于在19 世纪末建立起规模空前而地跨五大洲殖民帝国的英国的崛起,阿尔弗雷德?马汉却一语道出了关键:多少世纪以来,英国商业的发展,领土的完整,富裕帝国的存在和世界大国的地位,都可以直接追溯到英国海上力量的崛起。美国真正成为世界性强国是在其军事力量走向世界之后。19 世纪末经济已跃居世界第一的美国国际影响力并不及其它列强,仅被视为二流国家。而二战结束时,凭借其庞大的军事力量,美国一跃成为世界头号强国。

  长久以来存在的将军事力量视同大国权力象征与安全保障的倾向,实际上暗含着大国通过战争崛起的逻辑,以至于大国被定义为有能力在战争中取胜的国家。卡尔也持同样见解:在大规模战争中赢得胜利,往往是一个国家被承认为大国的原因。大国崛起的实践和历程似乎证明了这一观点。

  回顾过去5 个世纪大国的崛起历程,大国的崛起基本上都是通过战争来实现的。荷兰奠定欧洲领先国家的地位是始于赢得抗击西班牙人战争的胜利并获得独立之后。法国的头号欧洲陆上强国的地位是通过三十年战争及1657年和1667年的两次对西战争的胜利获得的。英国的崛起始于16世纪末的伊丽莎白时代,但直到19世纪初通过联合其他欧洲大国击败拿破仑帝国后才成为世界头号强国。其间,英国先后在军事上击败了当时欧洲的海上及陆上霸权国。英国海军先是1588年在大西洋一举歼灭西班牙“无敌舰队”,继而从1652年开始,又三次对荷兰开战,彻底剥夺了荷兰殖民及海上优势。18世纪英国又与法国展开激烈的霸权争夺战,从1689到1815年,先后与法国展开了7次大战。其中1805 年英国在特拉法加海战中的胜利,不仅标志着英国在海上彻底战胜法国,而且也确立了英国长达百余年的海上霸主地位。德国的崛起则是经历了对丹麦、奥地利和法国的三次战争的胜利才最终完成,而日本则在日俄战争中击败俄国后才获得了大国地位。美国的世界大国之旅始于1898 年的美西战争,两次世界大战则最终正式确立了它的全球性超级大国地位值得注意的是,历史上崛起大国的地位既靠军事力量的使用而赢得,也因它的过度使用而丧失。

  作为欧洲最先崛起的葡萄牙,通过1143年光复领土战争的胜利成为欧洲大陆上第一个统一的民族国家,然后在取得环球航海领先地位后,为了扩大自己的领地,继而展开对外扩张战争,最后随着战争的失败而将海上霸主地位让位于西班牙,荷兰和英国。西班牙在伊莎贝尔女王的领导下,于1492年1月2日通过格拉纳达一战的胜利而结束了长达800年的土地收复战争。随后也展开了对外的征服战争。最后随着英西海战的失败而将海上霸权让位于英国。于1581年7月26日赢得了独立战争胜利的荷兰,通过民间集资的方式成立荷兰联合东印度公司,在海洋上彻底冲破西班牙的封锁,建立了全球殖民帝国。但最后也随着三次英荷战争的失败而将海上霸权让位于英国。

  英国的崛起始于1588年英西海战的胜利。在随后的岁月中,英国首先通过三次英荷战争的胜 利迫使荷兰接受了《航海法》,其后于1763年打败法国赢得英法七年战争,又于1815年在滑铁卢击败拿破仑,白小姐十二生肖图论坛。英国最终通过战争建立了其庞大殖民帝国。不过最后还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彻底将霸权让位于美国。法国通过1789年的大革命,推翻了路易十六,建立了法兰西第 一共和国。随后,当拿破仑民选上台当上皇帝后,便展开了一系列的对外征战,先后四次打破欧洲大陆的反法同盟,建立了一个几乎囊括整个欧洲的法兰西帝国。但法国最终还是被反法同盟击败。1870年在普法战争中的失败,却是法国走向衰败的真正开始,尽管后来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打败了德国,但法国已是筋疲力尽。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又惨败于德国,尽管在盟国的帮助下获得解放,但战争却使法国散失了欧洲大陆第一大国的地位。1862年9月30日,普鲁士开始实行首相俾斯麦所谓的“铁血政策”,对外发动战争,先后打败丹麦、奥地利和法国。此后,为了取得全球霸权,德国先后发动两次世界大战,不过在两次大战中都被击败。

  日本1853年被美国强迫打开国门,开放横须贺港口并签定了历史上第一个不平等条约,随后,荷兰,英国,法国,俄国等世界大国也纷沓而至,先后与日本签定了一系列不平等条约。但从1868年开始实施明治维新以后,日本开始走向强大,并通过1894年中日甲午海战与 1905年日俄战争的胜利赢得了大国地位。但日本征战并不止于此,1931年攻占中国东北,1937年全面侵华,1941年12月8日偷袭珍珠港,对美国宣战,发动太平洋战争,最后1945年被同盟国彻底击溃。

  俄国自1689年彼得大帝实施改革以后,也开始了对外征服战争, 1702年为夺取波罗的海出海口, 发动第一次对瑞典的战争,以失败而告终。但自此以后,俄国励精图治,改革军队,终于在九年之后赢得了对瑞典的战争。在彼得大帝以后,叶卡捷琳娜二世用了34年的时间,先后打败土耳其,瓜分波兰,领土扩张至北美洲。在叶卡捷琳娜二世以后,沙皇亚历山大一世打败拿破仑,成为欧洲神圣反法同盟的盟主。1914年第俄国被拖入一战的战争泥潭,内部矛盾也激化,从而导致了1917年十月革命的爆发。1945年,通过苏德战争的胜利,最终成 为世界超级大国之一。1991年苏联走向解体,苏联的解体尽管没有通过战争,但疯狂的军备扩张却是拖垮苏联的关键原因。

  1776年7月4日,经过8年独立战争,美国宣告独立,又经过南北战争而走向强盛,美西战争和一战而崛起,最后经过二次世界大战,美国终于取代英国,成为世界头号强国。不过美国在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中的失败却导致了美国的战略收缩和威信的受损。

  第一,西方大国崛起的方式。为什么近代西方大国的崛起都伴随着战争呢?这实际上是与近代西方大国崛起的方式紧密相关的。 近代大国的崛起,不管是西班牙,还是英国;不论是德国,还是美国,白小姐资料,都有很多共同点。

  一是西方式的崛起都是以殖民扩张和掠夺为基本表现形态,而这种扩张和掠夺也是成就西方大国崛起的关键因素。 这一点对于早期崛起的葡萄牙和西班牙尤为明显。正是凭借着殖民扩张和掠夺,才成就了葡萄牙和西班牙在16世纪的经济繁荣和霸权。对非洲和美洲的黄金和白银的疯狂掠夺使得这两个国家在短时间成为了欧洲强国。二是重视商业扩张和市场争夺。西方式的崛起伴随着商业的大规模扩张,为了给日益庞大的商品找到销售市场,争夺霸权是不可避免的。而且拥有霸权的国家,其产品不仅拥有优势的市场地位,而且拥有优势的价格地位。正是看到这一点,后来的霸权国家荷兰极力发展商业贸易,17世纪的阿姆斯特丹也随之成为欧洲的商品和货币的中心中心。荷兰人对追求商业利润的执著使得政府以商业扩张作为自己的根本任务,荷兰也因此成为“世界性商场”。为了争夺商业利润,荷兰与葡萄牙、西班牙进行了一系列战争。与荷兰一样,英国的崛亦伴随着商业扩张和市场争夺,英国政府尤为重视对外贸易。为了追求独一无二的商业霸权,荷兰与西班牙,英国与荷兰都发生过规模巨大的战争。战争以商业领先者的胜利告终,同时又极大地巩固了这种商业优势,使之成为不折不扣的商业霸权。荷兰和英国正是利用这种商业霸权,获取了比其他任何国家都要高的利润。美国追求霸权的历史也是一部商业利润的追逐史。几乎从独立的那一天起,美国便投入到发展对外贸易的热潮中,尤其是对东亚的贸易中。三是对于海洋霸权的追逐。这是500年来所有成为霸权国家的一个必经之道。可以说,每一个成为近代霸权的国家,无一例外都与一支强大的海军相联系。为了维护自己的殖民扩张利益,西班牙在16世纪末建立了当时世界上最强大的海军,1571年西班牙舰队在勒潘多海战中打败土耳其舰队,赢得“无敌舰队”的称号。1588年该舰队与英国舰队发生大战,无敌舰队几乎全被歼灭,西班牙从此以后丧失了海上霸权。1649年,英国发生革命,资产阶级问鼎政权。革命后的英国,十分注重海军力量,成立了专业性的海军委员会,建设了一支装备精良的专业化海军。通过这支海军,英国在1652—1654 年与荷兰人发生战争,迫使荷兰人承认了《航海条例》。1665—1667年及1672—1674英国海军两次与荷兰海军开战,最后,最终击溃荷兰的海上力量,荷兰的海上霸权地位随之消失。此后,英国与法国的海军展开较量。1756— 1763年,通过英国与法国7年的战争,法国的海上力量被英国击溃。1805年法国和西班牙组成的联合舰队与英国皇家海军在西班牙的特拉法尔加海面上进行决战,最后英国海军取得决定性的胜利。这次海战结束了英法长达一个世纪的对海洋控制权的争夺,标志着英国彻底战胜法国,确立了对海洋的世界性控制权。 19世纪末,走向革新的日本大力发展海军,分别于1894和1905年通过甲午海战和对马海战击败中国的北洋水师与俄国太平洋舰队,开始走上霸权主义的道路。德国也不示弱,1898年,德国议会通过了海军法,要求大力发展德 国的海军,德国的海上力量急剧扩张,直追英国。美国霸权的兴起也是以海上霸权的扩张为基础的 。到一战结束,美国已经建成一支仅次于英国居世界第二位的海军。到1939年,美国力量已与英国不相上下。这支海军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成为了击败希特勒海军舰队和日本的海军力量的主力。二战后成为了世界上最强大的海军力量和美国霸权最重要的依靠。

  第二,崛起国家的挑战国意识。在西方国家崛起的模式中,崛起国家往往以挑战国的身份出现,这种挑战国的身份又往往是崛起国家所具有对外扩张意识和对现状的不满情绪所使然。

  一是崛起国家的政界普遍都具有长期的扩张主义思想,这种思想在知识界也盛为流行。我们以德国在19世纪末的崛起和美国在20世纪的崛起为例进行分析。德国在其民族国家的形成过程中,带有扩张色彩的民族主义就已萌发。黑格尔在其1 830年—1831年发表的《历史哲学》中就提出,日耳曼世界是世界历史的归宿,是精神的“老年时代”,是一种完满的成熟和力量。其言外之意就是,唯有日耳曼民族才能胜任领导人类前进的责任。19世纪德国经济学家李斯特将德意志的民族精神与国民经济联系起来,呼吁大力拓展德国的民族经济,认为只有运用国家力量才能促进生产力的发展。他到了19世纪60年代,普鲁士宰相俾斯麦在议会发表演说时讲:“关于时局的许多重大问题,并不是靠演说与大多数的议案就决定了,惟有用铁血政策方能解决。”德皇威廉二世也极为好战,在其在位的几十年中一直致力于扩张。1897威廉二世在对侵越中国的海军作题为“竖起德意志帝国之鹰盾牌”的讲演时讲到:“只有在帝国权力的庇护下,德意志商业才有安全感,才能稳固地发展和繁荣起来。”这明显地昭示了德国的扩张主义。德国著名的社会学家韦伯也极力宣扬强权政治理念。其在1896年的一次讲演中说道:“我们需要更多的国外地盘,我们需要通过扩大市场获得更多经济机会,……。保证我国大众在国内生计持久并且有可能不断改善提高的惟一途径就是扩大德国的势力范围,对此我国大众应该开始有清醒的认识。”正是上述诸如此类绵延已久的扩张主义思想成为了德国挑起两次世界大战的意识形态根源。而对于美国而言,其扩张主义思想200年来一直不断流行和发展着,并成为国家的主流意识形态。几乎从立国之日起,美国就把自己当作“自由的灯塔”、“民主的象征”,坚信自己的“天定命运”就是改造整个世界。19世纪末,伴随着美国的力量跨出北美大陆走向太平洋之际,像马汉的以世界霸权为目标的扩张主义思想——“海权论”也应运而生。进入20世纪,美国总统西奥多?罗斯福的“大棒加胡萝卜”政策、塔夫托的“金元外交”政策、威尔逊的“十四点计划”等都对美国霸权的基本战略作了勾勒。美国霸权思想可谓影响深远。时至今日,霸权主义仍是美国国家战略的主调。克林顿在1994年提出“新干预主义”、小布什提出的以“先发制人”为核心理念的“进攻性现实主义”都是美国霸权主义思想的体现。二是崛起国家一般都是“不满现状的国家”。由于对于自己在既有世界格局中的地位和所占有利益的分配感到不满,崛起国家一般也会对现存的国际秩序心存不满。“不满现状的大国”具有如下特点:一是它们都在较短的时间(20—30年)内发展为全球性或区域性大国,其力量发展直追或仅次于原来的霸权国家。但是,它们又很难取代原来的霸权国家在既有国际秩序中的地位,以及在打破既有霸权秩序的前提下重建新的国际秩序。不过,对既有国际秩序现状的不满会驱使它们竭力挑战和改变现状。二是由于既有霸权国家担心后起大国对其地位的取而代之,因此会通过组织联盟体系或军事集团的方式对后者进行遏制和围堵,限制其发展。从而使“不满现状的大国”更加不满。两种力量之间的矛盾逐渐走向对抗,导致世界大战或冷战。三是后起的大国虽然力量上升很快,但是其综合实力与既有霸权国家仍存有较大差距。为了对抗霸权国家,后起的大国急剧扩充军力,并在本国周边构筑安全带。这种军备竞赛造成了世界范围局势的紧张,并且在一些战略要地和内乱不断小国内部引发局部冲突,成为世界大战或冷战的前奏。四是后起的大国往往具有难以克服的制度缺陷,如德国的帝制和纳粹独裁体制、日本的天皇制和军部体制等。

  从新现实主义的结构分析路径出发,新兴大国的崛起既是体系结构变革的产物,同时它又必然导致现存体系结构的根本性变革,从而引发持久的权力转移,其间必然伴随着大国冲突和战争。其分析路径如下:

  第一,大国兴起乃体系变革产物。根据新现实主义者的观点,在国际体系内部,成员国间在政治、经济和科技的发展方面,始终存在发展不平衡的趋势,这种实力增长的差异将会导致成员国间权力的重新分配,从而最终促使国际体系的结构发生根本性变革。大国兴起之所以成为可能,其根源就在于体系内各国实力发展的不平衡性所使然。就此意义而言,大国兴起应归于体系的变革所致。

  第二,大国兴起破坏既有体系的稳定性。所谓国际政治的变革,是指某一特定国际体系之结构性变化。罗伯特?吉尔平(Robert Gilpin) 认为,“一个国际体系中国家的数量以及它们之间的权力分配,影响着组成能够取胜的联盟或形成权力抗衡的难易程度。这些结构因素决定了该国际体系的稳定和动荡, 从而促进或抑制国际政治的变革。”在一个由一个大国主导的国际秩序中,当出现了第二个或第三个大国时,这种状况将会对既有体系构成较大的影响,因为第二个或第三个大国的出现意味着体系结构的改变:第二个大国的出现使单极体系变成了两极体系;第三个大国的出现使两极体系变成了三极体系。而任何体系结构的变化都意味着现存体系的崩溃和权力的重新分配。因为,新兴大国的出现不仅改变了体系中的相对力量构造和对比,而且将不可避免地挑战既有大国的权威和利益,随之体系的失衡随亦成为必然。

  第三,大国兴起招致霸权国的遏制。伴随着相对权力的增加和对既有国际秩序的不满,新兴大国改变和调整既有体系规则、势力范围划分的企图随之萌生。作为回应,占支配地位的国家往往通过调整其政策以努力维持体系的平衡,以应对兴起国家的挑战。由于国际社会中没有统一的超越国家之上的机构和权威来提供安全此等“公共物品”,为了自身的安全和生存,自助原则成了各国的必然选择,各国一方面努力扩大自己的权利,另一面还要防范其他国家权力的增长。当一国之力量不足以制衡其他国家权力的增长时,就会联合其它国家共同采取遏制战略。

  第四,挑战世界主导权必然导致霸权战争。基于权力一直都是国际政治永恒主题这一客观事实,权力理所当然是任何一国存在和发展都必须加以追逐之目标。就此而言,大国兴起本身即意味着争取更大的国际权力,这也使得大国的兴起都必然带有零和性质,更何况“大国??的最终目标是成为霸权, 即体系中唯一的大国”。 由于享有世界主导权将意味着享有国比其他国家更能有效地维护自身利益, 所以在国际社会中,没有一个霸权国家愿意将主导权自愿拱手相让他国,甚至不愿意与其他大国共享主导权。同一缘由又使所有的新兴大国都期望获得这种主导权。享有世界主导权的国家不愿意放弃主导权的意志和崛起大国强烈追求和分享主导权的愿望,决定了后者对前者的挑战具有不可避免性。斗争发展到不可调和地步的必然结果只能是战争。诚如吉尔平所言:“霸权战争”是解决国际体系结构与权力再分配之间不平衡的最主要手段,也是现存国际体系中大国相对地位转变的最终测定。它解决了由哪个国家来主宰这一体系以及由什么样的思想和价值观念占统治地位的问题,从而也决定了今后时代的精神气质。

  应该说,无论是从单元路径还是从结构路径出发,绝大多数现实主义者都持以下观点:正在崛起的国家大都有奉行利己主义和扩张主义对外政策的倾向。同时,任何新兴大国的崛起都将招致国际体系的震荡不安。iek74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内容:
英国在殖民争夺先后打败的竞争 历史上殖民五国是指西班牙、葡 从葡萄牙、西班牙、荷兰的兴衰 HG1717欧国联分析:葡萄牙VS荷 当年的欧洲海洋强国葡萄牙到底
刘伯温高清图库| 手机看六会彩开奖结果| 管家婆可以建几个账套| 历史尾数最久多少期开| 九龙图库开奖结果查询| 开什么码结果查询| 创富图库彩色看图专区| 香港钱多多心水论坛| 全年资料广西草头诗| 香港马会中心发布三码|